青柊

ACG影视欧美,爆雷RPS语C。
拿梗走正规渠道,开车不会谈感情。
请勿转载。

目前沉迷ff14,咸鱼快乐每一天

© 青柊
Powered by LOFTER

图片是车,先看文在接图片。

止鼬ABO

这是我骰子输了的结果,大概是知道自己会输但是忍不住吧——千手赌。徒需要我QWQ

@千手斑  @牙科请滚去学习  @须闻语—中考完回来!

我从秋名山回来了!










他和止水结婚了两年,却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。

作为omega具有很高的怀孕率,但是工作的原因……

一个政府特工,一个特警,有什么时间怀孕生子并进行抚养呢?

枪林弹雨,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见不得光的死亡名单中的几个字节。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他们堪堪用发情期解决性事——是omega政策性假期的帮助。

平日里相处少的可怜。他们不是不相爱的,甚至在儿时就约定过“以后我们在一起。”

如今鲜少归家,打开家门,人气少得可怜,屋里一片漆黑,无人经常打扫,尘埃老是落定在床头书柜,寒气扑面而来,仿佛踏入的不是归处,是牢房,是墓地。

他开始感到危机了,悲哀的是,他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同样的危机感。

——

宇智波止水是个很温柔的人,几乎没见过他发脾气,也不是个主动的人,从某种本能方面倒是主动。

他也是。

等待,不一定是原地。

两个人凑在一起最初纯属于话里投机,第一次见面就说上了比半句还多的话语。

婚礼更简单,成结彻底标记,机密任务缠身的特警在床上,给不能出名只能暗地里活动的特工戴上了一枚戒指,戴在离心脏最近的左手无名指。

两个人下身还在死死地连着,手都够不到床头放抽纸的盒子擦眼泪,只好用一塌糊涂的床单抹了抹脸,互相看了两眼还是选择等会好好洗洗。

偷偷领了本子塞在各种假证件的最底下,相反那些证件才是他们常用的。

当初登记的时候,工作人员反复询问他们是不是近亲——因为他们都姓宇智波。

止水非常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卷发,捧着鼬扎起来的长马尾解释了半天。

这个男人生物不过关——反而被当场的人们下了这样一个定义。

他才是最无奈的那个,递交了户口证明,这才领到了那个四四方方,小巧却没什么用的鲜艳本子。

“我们结婚了!鼬!”

笑的很开心。

对,他记忆中止水笑得很开心,怎样的开心,却忘了如何去形容。

脸都开始模糊起来。

——

掏出家门的钥匙,他该庆幸上面有着小公仔作为分别出其他钥匙的标记。

打开门。

看着门口的脚印有多新鲜他就知道他的alpha回来了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意料中的男人举着扫帚或是汤勺嘴上说着“欢迎回来”的场景并没有出现。

放下提包,把大衣挂在已经被擦拭干净的椅背上,去了卧室。

止水不是典型的alpha,做饭家务都难不倒他,如果他有足够的时间的话。

就是这样如此安心,嗅着满屋的alpha沉稳的味道,他不禁也增添了活跃的馨香。

鼬抽出叠放整齐的睡衣睡裤,拿了毛巾,走过床边。

看着熟睡的止水脸上多了条伤口划痕,他凑近一些,听了会带韵律的呼吸声,又站起来,说道,“装睡做什么?”

被揭穿的人一点都不尴尬,坐起来挠挠卷发,打着哈欠,“我以为你会给我一个吻啊,小鼬。”

“几岁了?”

“芳龄32。”

忍不住嗤笑的鼬拉开抽屉,过期的药片缩在里面,他检查了几瓶,垃圾桶装了个满怀。

从背后被人轻轻抱住,热气就洒在耳边,腹部升上一股热气,熨得内脏发疼,他这才明白止水回来的原因——发情期即将来临。

牙齿磕在腺体上,沿着当初标记的痕迹,舌头舔上摩挲,好比情人的手,湿热透进骨髓。

他觉得下面开始湿了。

用手里的衣物拍拍搁在肩上毛茸茸的头,“我……先去洗个澡。”

被好好上下其手了一遍才被恋恋不舍地放开,两个人都把自己折腾地心里一把火。

总算给了自己一个下定决心的缓冲,职业习惯性地迅速判断,在这个问题上,却用了13分钟42秒——走进浴室,洗澡完毕,走出浴室。

从浴室里出来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——

信息素遵守内心,提前交融起来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——接图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115 )
TOP